时隔一年的随笔

| 暂无评论
似乎终于可以静下来写点什么东西了。

我一直认为在过去的半年里所经历的东西已经涵盖了这个世界上所有你所能感知的感受。是的,从繁忙的疲惫,到新生的喜悦,再到半途的茫然......直到离去的空白。

是的,这所有戏剧性的一幕幕都迫不及待的塞满了我这半年来的生活,唯恐今后没有任何机会一般。

我父亲去世的第一天,在南宁,我对几百里之外赶来陪我的老杨说,你知道不,我这几天的经历只能用怪异来形容。

......

刚下飞机赶到医院的时候,第一次看到ICU病房的内景,也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接近于地狱般的纯净和宁静,四处有序而分散的病床上躺着一具具半活着的人----身上插满了各种医疗塑料管及周围遍布了监控仪器屏幕。

进去前叔和我说,进了这里怕是很难出来了。

我觉得他说的对。

所以进去之后,见到我几乎认不出的他时我瞬间流下了这段时间唯一一次的眼泪。

......

两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在家属时等待的时候,一位年轻的男医生推门进来用很平常的语速说道,心跳停止了。

和很多人及周围的人非常相反的,我当时自己觉得非常平静,在周遭的哭声里我大约感觉到,这或许对父亲也是一种很好的解脱。

在各类影视作品类似CSI里,都能看到警察拉上裹尸袋的情景。然而当我目睹,两位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戴着白手套的工作人员拉上他的裹尸袋时,我恍然觉得时间似乎停止了,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咫尺之间的病床和尸体仿佛离我几百米遥远。

呼的一下,白色的袋子就此合上,正如CSI里面常见的声音。

......

后来我和老杨说,我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在你眼里就是每天工作般的稀疏平常,在我看来确实另一个世界或者维度的东西,正如你走进我们公司的服务器机房或者看我们的程序代码一样。

那都是非常遥远,平时你根本不会去想到的场景。

老杨笑了笑,不置可否。

......

确实,从初中开始,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处于时好时坏的状态,直到我从大学出来执意要远走去千里之外的广东,也是为了远离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关系。

然而当我准备上飞机时,看到他送我离开后略带蹉跎的背景,心里不禁一绞。

他给了我4000块,说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吧。

于是我来到了珠海。

......

最近每当我回到家我都会倒上半杯威士忌,抽上几根烟,慢慢的把那些日子的不真实变成真实,只是这逐渐揭开真实的过程中,往往并不是那么的舒服。

                 2014/6/20  1:02

发表评论

2015年4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1-zh-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