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随笔

| 评论(1)

从SH回来将近一个星期,一直想写点什么的,但正如这段浑浑噩噩的日子一样,也顺理成章的偷懒略过了。然而我总觉得很多感悟,不写下来以后忘却了实在有点可惜,再怎么说也不能对不起公司的两张机票以及那三天的饭钱。

首先说说CGDC。

如果说去年的听课是略微失望的话,那今年则是完全绝望。从本质上来说,我这人还是属于蛮容易被煽动的。如果一个演讲者,他的口才足够好,语气有足够的张力,哪怕他的理论很空洞,论据很不充分,我仍然能颇具乐趣的听下去,毕竟学习一下面对观众挥洒自如的能力也不赖嘛。

观今年,不但真材实料的主题没有(去年的何苦做3D),就连让人觉得有乐趣的演讲也消失了(小学毕业做数值的那哥们)。一如我所预料的那样,老外千篇一律的在玩概念,可能他们觉得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再深入的探讨听众也未必能够理解吧?

国内的同行......不可否认,站在台上的那些大佬们经过这么多风雨,肯定是能领悟到许多非常有价值的真理,可是从实际上看,都只触及到了一些皮毛的理论,就我个人而言,收获几乎等于零。再次怀念去年的《何苦做3D》,能这么自揭伤疤把经验传授给众人的开发者,已经很少了。

但有两个人这次我的印象还算比较深,一个是巨人的纪学峰,他的演讲也是不痛不痒的介绍一些游戏收费模式,但他难能可贵之处在于演讲结束后,花了两个多小时于会场外的走廊与各个同行交流。我一直站在那里聆听,确实分享了许多做征途所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经验。非常坦诚、非常无私。

我比较认同他说的一点:"游戏的数值哪怕从数理上来说是完美的,如果玩家的体验很差,那么这个数值就是不成功的......所以你设定了这个数值,就必须要去亲身体验这个数值的合理性"

他的另一个观点,我则比较保留:"游戏的核心在于数值成长体系,内容及玩法都只不过是为了这个核心而服务",我一直认为,数值型构建和玩法型构建是我们在设计一个游戏之初的两种不同道路而已,并不存在谁优谁劣。

还有第二个我比较能记住的人就是国内游戏界的传奇女性,王世颖。世颖的演讲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体验,从去年的人际关系心理学到今年的消费心理学,在整个听讲过程中你会觉得无比畅快,她会引用很多心理学理论结合实际生活上的常识来向大家灌输她的观点......

然而,两届她的演讲听完,回去一个星期反思后我都有一种困惑。我的困惑之处在于,仅仅是用生活上的例子来说明心理学,而不是从大量的游戏实例或数据来反证,那么这类心理学理论,能应用在游戏制作中并以此为指导依据吗?

我觉得最好的游戏开发理论应该是:提出 -> 以此为设计基准参与设计 -> 投入运营 -> 收集玩家数据来验证此理论  -> 如果正确则存档,如果错误则反思或废弃

总的来说,我认为CGDC的水准逐年在下降,并没有起到一种让业内人士共同沟通与提高的核心作用,我觉得最好的感受还是与纪学峰座谈的两小时,但这只是自发的形式,如果明年还没看到有改观的迹象......那我还是替公司省点钱吧。

再说说SH......

这是一个大得恐怖的城市,但比起更大得恐怖的北京,整洁和有序了许多。我只能这么形容。有时候站在会场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看着黄浦江上的游轮缓缓驶过,就像慧声说的那种感觉一样:你就会有在这片土地上创出新天地的冲动。

不过这仅仅是冲动。

另,这次另一个收获是见到了分别半年之久的XY、CJ、正太、豆豆、鸥鸥等人,看到他们面目一新的样子,由衷的替他们感到高兴。

怀念这些和那些曾经在我身边一起工作,才华洋溢的人们!

评论(1)

CJ现场是不是一片波涛汹涌?

发表评论

2015年4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近评论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1-zh-cn